jump to navigation

開放教育空間 六月 3, 2008

Posted by 劉仁念 老師 in Recommended Blogs 網誌推介.
Tags: , , ,
trackback

李崇建網誌

香港示範教學的感想與千樹成林的文學班

https://i0.wp.com/i123.photobucket.com/albums/o312/carylam/1956758661.jpg

這一次應自然協會之邀,到香港訪問,其中有一場安排到羅定邦中學,對國三生進行「詩」的教學。

從全人中學,到台北自主學習的示範課程,乃至於千樹成林的文學班,對青少年上「詩」,我並不陌生。但香港的學生狀況,我不熟悉,現場來了30餘位觀摩人士,我彷彿進入考場考試。不同的是,我心想:這場考試考砸了,也是很不錯的事,正可以在會後討論得失與經驗,也是一種交流與學習。

過去,我曾在優劇場與直潭國小,當著2、30位家長與老師的面,在教學過程中遇到不順遂的狀況,但最後都變成美好的結果,有助於日後我的教學掌握。也使我瞭解:沒有永遠成功的教學者,尤其是注重學生參與、互動的課堂,而非只是一個talk show的表演者,更考驗著師生教育現場的相互影響。

原先擔心普通話不容易被聽懂,也恐怕文化隔閡,但一場教學下來,我對香港學生的開放及熱誠,有極深的印象。

上課時,我作了一個表決,問學生「不喜歡詩的,請舉手。」在場40個學生,竟然都舉手了,我始料未及。他們對上詩的課程,也興致缺缺,但為了「考試」,他們都必須背詩,為了「考試」,也都會背平仄格律。

但是,當我問及:「詩是怎麼來的?」「為何詩歌演變到唐朝,會有平仄的產生呢?」這是很根源性的問題,不見得有標準答案,40個中學生,卻無人能回答我。我也不是要問出一個答案,而是期望聽見學生各種不同的答案,即使是偏離事實很遠的答案,也相當有趣,可以瞭解這些答案的思考脈絡如何發生,如此,便有可能更逼近真實,也更有趣活潑。如此一來,勇於嘗錯,也是極有意義的部分,教師做為一個引導者,幫助學生收束脈絡,整合思考,便有極大的意義,因為,這世界上,很多上層的知識,往往沒有標準答案。

所謂的參與、互動式的課堂,不是新鮮的概念,但在21世紀的今日,我以為更需要如此,尤其是文史教師,更應該改變只是傳遞知識的角色。

30年前,當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,教師的確大多以套裝方式,在進行傳遞知識、傳達品德教育。因為,在知識封閉的年代,電視台僅有三家,還有收播時間。報紙僅有三四家,並且有報禁的限制,僅能三大張,雜誌和書籍都還在管制階段,更沒有電腦網路。但如今,上百台電視24小時播放,各類雜誌上百家,報紙也厚厚一疊。更不一樣的是,「世界已經變成平的」,電腦滑鼠一點,資訊便可上手。世界轉變如此,教師負擔套裝知識傳播的年代,應被稀釋的更少了。反而是如何教導學生掌握知識的核心價值,培養興趣,學習判斷資訊真偽的能力,顯得更重要。

試想,當學生輕易就能取得知識,為何還要花時間,在課堂上聽老師講一篇古文的翻譯?一首詩的解釋?一個作者的生平?更有甚者,還要聽老師在課堂上照本宣科?然後要求學生,全部背下來!

如果課堂,能演變成下列,是否會比較好:教師掌握了該科知識的引導能力,使得學生熱愛這門課程,或者提出心得、質疑、想像,懂得主動追求、探索學科知識。課堂熱切討論,課後主動蒐集資料、自主學習。

讓學生更進一步參與課程,教師將經驗知識用各種方式,傳達入套裝知識之中,在師生共同參與中,讓知識變成流動的狀態,我以為很要緊,也會使得該科目更有意思。

在羅定邦中學上一堂詩的課程,學生的參與感還算不錯,當我表明時間不夠,幾個段落只得省略時,學生熱情的邀請我講完,寧願耽誤回家時間。這也讓我思索,孩子不喜歡的是:不明所以,無法參與「詩的精神、詩的本質、詩的內涵」的套裝課程,他們只是無緣進入文學美學的領域而已,並非不喜歡學習。雖僅一堂課,課後有老師告訴我,有學生表示,對詩完全改觀了,也有學生說,會想好好讀詩了。我無法判斷這是否為應酬話,但我很願意相信,他們上課發亮的眼睛,便是他們進入詩的最好明證。

我屢次對中學生上文學課,都有類似羅定邦中學的經驗:中學生都綁死在套裝知識的考試裡了,文學變成死記死背誦,哪裡還有樂趣可言?但學生只需稍加解套,授課稍活化一些,課堂互動多一些,挑起他們的好奇、疑問,也就挑起了他們的興趣。這也是我在香港中文大學、教育大學、書節演講教學方面的主軸。

很多教師感嘆,時代變了,學生求知、讀書的風氣也日趨下降。的確是如此,整個大環境都改變了,這也催促著教育工作者,必須以新的眼光看待教學目的,改善教學過程,設計新的、能夠落實與延續的教案。這些,我也不見的做得很好,只是不斷在學習之中。

這也使得我想將千樹成林的文學課程持續開課下去,雖然每期12堂課,但每次傳達給不同的小孩,讓學生親近文學,會是很有意義的事。

這一期的文學班,有家長告訴我,小孩本來排斥文學,但上課之後,主動回家找文學書閱讀,更積極的想要寫作,讓我很高興。我認為,這很正常,也很樂見。這一期家長與學生,期望我能開延續性課程,但延續性課程有人數的考量,也有準備教材的壓力,目前只能重複開課給新生上課,我也相信,上過課程的學生,至少會比較親近文學,甚至能自主學習,如此也就夠了。

下一季的國中文學班,預計在一月初開課,時間是每週六下午,共12堂課。我很鼓勵中部的中學生來上課,期望能在課堂中有互動與討論,對我也常會有很棒的啟發。

廣告

迴響»

No comments yet — be the first.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