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mp to navigation

記得哪間舊戲院 五月 27, 2008

Posted by Maggie Chu in About Reading 閱讀報.
trackback

記得哪間舊戲院    (明報) 2008 02月 10

跟青年學生談閱讀,常聽到這樣的提問:既然作者肯定較讀者對題目有更多認識,那麼我們可以怎樣提出批評?怎樣回應書中所提出的觀點?

很多學生覺得自己的背景知識有限,很難對書籍的內容和作者的觀點提出問題,更何況是批評。他們認為能夠明白書中所講,已算是完成任務(因此很緊張如何做筆記,更關心怎樣可以——相信是由於考試對閱讀理解的高度重視——提高理解的準確性),較少會視閱讀為一次作者與讀者的互動,更少會在閱讀的過程中留意自己的感受和回應。一般而言,學生並不是對作者的觀察、看法沒有回應,而是往往過於緊張理解(經常鑽入個別名詞、數字、例子,在一些枝節上打轉,反而忽略了推論的方法和主要論點),壓抑了在閱讀過程中突然受到啟發時在腦海中彈跳出來的主意,又或者因為不贊同作者的論點而有的感受和想法。我總覺得這種壓抑是沒有必要的;讀者的感覺不一定不可靠。

近期讀黃夏柏君所寫的《憶記戲院記憶》(香港:麥穗出版有限公司,2007年),閱讀過程主要是由主觀感受所帶動。書中描述了港九新界四十多間戲院(當中有新有舊,部份已經拆卸,也有一些已經改建為較小型的影院,但也有談及新戲院,所以不應以懷舊來將這本書定型,輕視了作者對電影、戲院的感情與一番心意)的面貌,同時也寫下作者的一些往事與回憶。

年輕學生未必能夠投入這一本書(畢竟往日的利舞台、豪華,對他們來說是「史前」事物)。不過,假如他們對本土文化(特別是關於電影和民間的餘閒生活)感興趣,倒應該拿上手好好讀一讀。我總覺得,要瞭解本地電影文化、觀眾文化、民間生活,不可能缺少了戲院這一部份。或者年輕讀者會問,作者所寫有關戲院、看電影的事情實在太陌生了,那麼從何會有所啟發。我提議年輕學生應充分利用這一份陌生的感覺,並由此去想:看電影的方式(由戲院場地、排場、所提供的服務,到觀眾看電影的習慣)並不一定就是目前自己所經驗的那一種,那當中出現了些什麼轉變,轉變背後反映出什麼社會文化的變化,應該怎樣理解這些變化。我想說的是,感到陌生不應等於停止閱讀或發問,而是要將這種感覺轉化為提出新問題,同時回應作者的動力。

至於較年長的讀者,相信他們會在閱讀的過程中勾起不少個人回憶,想起往日在電影院看電影的樂趣。我讀這本書時,有一種強烈的感覺:的確,有些曾給不少觀眾深刻記憶的戲院(對我來說,有趣的如東方,恐怖的如東城;作者在他那名為「戲院誌」的blog有寫更多戲院),都應該更有系統的做個記錄;同時,又希望作者有更大野心,寫出更多戲院與電影、戲院與觀眾的關係——不過,那應該是另一本書的主題了。

文/呂大樂 香港中文大學    社會學系教授

廣告

迴響»

No comments yet — be the first.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