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mp to navigation

書迷解讀經典舒緣 五月 14, 2008

Posted by Maggie Chu in About Reading 閱讀報.
Tags: , , ,
trackback

書迷解讀經典舒緣

(星島) 04月 15日 星期二

  月初,香港閱讀城宣布君比當選為全港中小學生的最喜愛作家;聽罷,筆者不禁想起上世紀八、九十年代備受中學生喜愛的作家亦舒。記得以前的圖書館,不論大小,至少也會有一個書架擺滿亦舒的作品,女生的背包內亦隨時找到一兩本亦舒小說。可現在,學生們喜歡的是君比、鄭梓靈,2007年亦舒甚至已跌出商務印書館的年度十大暢銷書排行榜。是緬懷也好,是從新認識一位香港女作家也好,今天就有請兩位「舒」迷現身說「舒」。


  舒 迷 一: 盧覓雪(Michelle)

  職 業: 電台DJ、電視台飲食節目《覓食天下》主持

  閱舒年資: 30+

  最愛舒作: 《蠍子號》、《暮》

  我與亦舒失之交臂

  說盧覓雪是頭號舒迷應該不會錯,筆者致電相約訪問時,她已顯得雀躍,說自己背得出所有亦舒的作品。到了訪問當天,她更透露自己與亦舒的幾段緣:「我以前是記者,認識很多跟亦舒熟稔的人,例如張敏儀跟亦舒是好朋友,我便經常問張大姐許多關於亦舒的事;而另一次跟亦舒更埋身的接觸,就是大約二十年前在銅鑼灣 老正興菜館,那一刻她應該剛剛吃了飯準備離開,我隔一條街望她,沒有走去問她要簽名,只覺得心情興奮。」

  Michelle又指,她的好朋友章小蕙 與亦舒也份屬老友,數年前更特別為她營造了一個正式認識亦舒的機會:「我記得有一年章小蕙帶了兩個小朋友回溫哥華 度假,一日她突然打電話問我要不要去溫哥華,因為她在那邊每天都跟亦舒在一起,她知道我是亦舒的超級擁躉,便打算趁機會介紹我倆認識。」Michelle形容自己當時腦袋空白一片,只懂得幻想自己與亦舒對坐交談的情景:「不過最後我還是拒絕了,因為我知道亦舒是個非常低調的人,我不想打擾她,也不希望她為了章小蕙而勉強應酬我。」

  讀「舒」獲啟發

  自言識字就讀亦舒的Michelle,由第一本看的《玫瑰的故事》開始,就似懂非懂地追看下去,只覺精采;長大後更全盤吸收了她的價值觀,直接、間接地令自己學做一個自力更生的獨立女人:「亦舒教曉我作為一個女人應有的態度,這亦是她與瓊瑤 之間最大的分別,瓊瑤的小說非常傳統,女主角永遠一往情深地等待深愛的男人,但現實世界不是這樣的,亦舒的態度就是女人要自強,靠男人就死得了。」說罷Michelle向攝影哥哥報上一個尷尬的微笑。

  自己從亦舒身上獲益良多,對於年輕一代的「不識貨」,Michelle也有點點著急:「老實說,新一批愛情小說女作家的作品,我真的看不入眼,不是文字功力不足,便是太膚淺、太幼稚。幼稚跟年紀及閱歷其實無一定關係,例如當年初出道的亦舒,寫出來的文章便一點不覺幼稚。」不過,著急還著急,她卻並不擔心:「市場會淘汰沒有能力留低的人,這是必然事實,你是曹雪芹、托爾斯泰、珍奧斯汀,就自自然然可以留低,讓後世的人繼續欣賞。」

  舒 迷 二: 王貽興

  職 業: 作家、電視台文學節目《香港筆跡》主持

  閱舒年資: 10+

  最愛舒作: 《朝花夕拾》

  男校「舒」生

  要一個男生承認自己喜歡亦舒,並不是一件易容的事,正如盧覓雪也笑言:「鍾意亦舒的男人多數同性相吸!」事實上,身邊亦甚少男生喜與亦舒姐姐打交道,作家王貽興可能是少有的例外。「印象中我是在初中開始讀亦舒的,那時我讀男校,圖書館經常被人借清的書是衛斯理和金庸 ,相反亦舒的書就從來無人問津,但既然也聽過她的大名,我便隨便借來看看吧,誰知一看便覺得十分吸引。」貽興深覺好運,因為當時第一本接觸的,正是亦舒寫得最出色的《家明與玫瑰》。貽興說:「其實我好怕一些好『噚』的女性小說,但亦舒就不一樣,筆觸非常簡潔,我想她最厲害之處就是用最淺白、最短的文字一語中的地形容一些複雜的事。」

  說到這兒,筆者不禁疑惑:既然對亦舒如此欣賞,怎麼在《香港筆跡》中又對她不提一句?「這便關乎香港電視台的一些計算,電視台的人最擔心畫面不好看,若果我們介紹的人已不在生或不會出鏡,那他們便會有些抗拒。」貽興表示,開始時也有訪問亦舒的計畫,只可惜一直聯絡不上。

  亦舒必讀作品一覽

  亦舒十七歲便開始爬格仔生涯,至今著有長短篇小說及散文近三百本,想精益求精,不妨參考以下必讀:

  《荳芽集》

  散文集,收錄了亦舒最早期的少女散文,文風已流露其倔強才情,是認識亦舒的最好選擇。

  《玫瑰的故事》

  亦舒的代表作,有多好看,僅此引用倪匡的一番話:「一口氣看完之後,已是凌晨四時,坐在地上,半晌作不得聲……直到天亮。天亮之後幹甚麼?去睡覺乎?非也非也,又拿起書來,再看第二遍,然後,再看第三遍。」

  《喜寶》

  喜寶應該是亦舒小說裏傳奇女主角之首了,開了一種不甜、不乖,甚至不討人喜愛的女主角先河。小說更曾被選入二十世紀中文小說一百強,排名九十一。

  《朝花夕拾》

  讀《朝花夕拾》而不悄然淚下,恐怕是冷血動物了。王貽興告訴我,第一次看小說抱頭痛哭,就是看《朝花夕拾》。

  《傷城記》

  亦舒少有近距離寫政治,將暴風雨前夕的香港故事濃縮到文字之中。

  《流金歲月》

  得楊凡導演改拍成電影,由鍾楚紅與張曼玉兩大美人合演,將朱鎖鎖與蔣南孫一對好友的微妙感情搬到大銀幕;電影雖好,卻未及小說一半。

  《痴情司》

  亦舒對《紅樓夢》的酷愛,在《痴情司》中表露無遺,想測試自己是否優秀「紅迷」,必讀。

  《綺惑》

  亦舒偶然也會創作科幻小說,有趣之處是會借用兄長倪匡筆下的人物角色,例如威武的原振俠落在亦舒手上會變為經常失戀的憂鬱小生。

  《禁足》

寫時下年輕人放縱的生活態度,緊貼時勢,而且很有點母親風範。

廣告

迴響»

No comments yet — be the first.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